医药疾病 健康养生 两性保健

医美医生成热门职业:新氧“百万医生”人均创富203万

健康养生

  8月7日,刚刚发布的《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新氧“百万医生”(指在新氧平台GMV过百万的医生)数量达到423人,较2018年增长70%,他们平均每人每年在新氧平台创富203万元,其中创富500万以上“大咖”有16人。他们的平均年龄是40.24岁,硕士以上占比超80%,平均入驻新氧平台763天。

  如今,这群有着过硬技术功底,审美在线,善于沟通又兼具丰富临床经验的整形医生,伴随着中国医美消费需求持续爆发,也开始迎来职业黄金期。

  《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进一步验证了此判断。医美医生继电竞、人工智能之后成为了又一大热门职业。

  选择医美职业,源自一份坚守

  在北京俊泰丽格医疗美容机构宽敞明亮又严谨有序的面诊室里,整形外科医生薛志强身着职业白大褂正与年轻女性消费者进行面诊沟通,向对方展示iPad上女孩面部3D扫描后的图像模拟术后效果。

  “这是我的一个留学生消费者,刚刚劝了她别过度整形,她鼻梁高度不低了,不需要再隆高山根。”送走这位消费者后,薛志强打开饮水机小酌了几口润嗓。身为整形外科医生,薛志强体型壮实,手臂肌肉线条明显。为了应对每日高体力消耗的外科手术,一直保持常年规律健身习惯。

  薛志强在波士顿的留学生圈中早已名声大作,这位“时尚大叔”与诸多医美消费者都成为了要好的朋友,更有不少女孩直呼“薛爸”。

  “第一次被叫薛爸我还是有点意外,但慢慢的也就传开了。这些年轻人都很单纯,你帮助她变漂亮,她会心存感激“。

  得益于亲和的态度、良好的口碑,每年假期都会有一些留学生群体来到薛志强医生的诊室,带一些礼物,顺便做一些基础的皮肤美容项目。“我们相处的就像好朋友一样。”薛志强补充道。

  而回忆起15年前的那次决定,薛志强透着几分激动。2004年,薛志强研究生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在选择博士专业方向时着实难住了他。“当时班里近60个同学,只有我选择了整形外科专业。”

  当时,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医学专家归来博士建议薛志强攻读协和医科大学整形外科博士。薛志强便义无反顾地决定去协和医科大学师从归来教授和王佳琦教授。

  而幸运的是,薛志强赶上了整形外科、尤其是美容外科这十几年的高速发展,多年的临床经验也让他对这份工作有着别样的认识。

  在谈及医美医生群体形象时,薛志强医生总结出三个关键词:“第一是技术,你首先要有技术,第二是审美情趣,因为它毕竟是一个跟艺术相关领域,是一个艺术创作过程,第三重要的是敬业,一个整形外科医生如果不敬业的话,很难走得很远。”

  整形医生似乎都有同样的坚守。

  “一生一事,仁心仁术”,这是柠檬医美整形机构朱晓波医生的座右铭。朱晓波是新氧平台上非常活跃、很受用户欢迎的医生,同时他也是一个在新氧平台快速成长的典型医生案例。 他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整形美容专业,在大学期间就深受整形美容熏陶,从业十年,并多次出国深造。

  在交谈中我们发现朱晓波是一个思维活跃,颇具耐心,在专业方面专研深入的青年医生,有自己独特的理念,也创造了多项新技术和专利,参与创立了柠檬医美。

  “技术精进没有尽头,整形手术也不光是技艺的比拼,更是审美的碰撞,我们始终坚持做逼真,有灵性的手术。”朱晓波说,医美同样归属医疗行业,医疗的本质不能变,上学时立下的誓言更不能丢,在浮躁的环境下坚持原则底线。

  整形医生,神秘、严谨的热门职业

  整形医生与传统医生之间的差异,不仅在技术方向和临床经验,更在审美,他们穿西服、打领带,从着装形象上就开始尊重每一位医美消费者。

  “我们判断审美一般三年左右会有一个迭代,而每间隔半年可能会有一个技术层面的革新,技术的创新推动着行业的发展,也对医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薛志强说。

  整形医生与医美消费者之间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消费者的需求会推动医生技术的进步,而技术的进步又会带动消费者的需求。薛志强坦言,这也是整形医生与一般外科医生有所差异的地方。

  优秀的医生不仅要保持市场的敏感度,同时也要保持学术的敏感度,会以一个开放多元的学术态度去看待这个行业。对整形医生来说这点尤为重要。

  数据显示,整形医生70%的时间是在沟通,包括消费者的术前、术中、术后全阶段。“而最重要的是整形医生大部分时间都是亲自和用户交流,其他人去沟通会有偏差。再简单的手术对用户来说,可能一辈子只做这么一个美容手术,作为整形医生需要有同理心。”薛志强补充道。

  沟通的压力来自于他每日庞大的用户量,自入驻新氧平台后,薛志强所在的俊泰丽格医院每日四、五百个问诊量中,来自新氧平台几乎超过全渠道来源的三分之一。

  而据《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过去一年,新氧平台上的医生平均每人收到1953次提问,回答658次问题,写了37篇贴子。除了面对面以外,线上交流也成为整形医生工作中的重要内容。

  沟通,已成为整形医生必须要掌握的一门技能。

  此前与消费者沟通经验中,朱晓波察觉,除了数量庞大,需求的复杂性也是他们需要驾驭的,他总结出一个沟通原则:很多时候,消费者不是排斥某种审美,而是想要保证手术呈现效果的真实感。

  很多医美医生反馈,沟通不是无条件迁就,还需要坚守自己专业,在与消费者沟通与制定手术方案的层面,医生必须掌握主控权。医生需要尊重消费者的想法,同时原则上需要符合整形外科的标准,才会保证后期达成最佳的效果。

  竞争日趋白热,个人定位迫在眉睫

  伴随着医美医生对口碑和个人IP打造的重视,技术口碑达成传播正释放出几何级的效应。

  技术的进步和医美行业的发展下,消费者需求出现了明显变化,对技术和服务有着更高的要求,他们希望找到在自己需求方面有更多临床案例的医生,医生个人研究方向垂直化会是一个趋势。

  “当医生逐渐成熟以后,就要逐渐筛选一个自己最强的方向,这个其实就是定位。需要找到你能领先同行的地方,在专业领域上让大家第一时间想起你。”薛志强说。

  早在5、6年前,很多医疗美容机构热衷于成为综合性整形机构,同时开设了很多项目,导致一名整形医生什么项目都做。

  浏览薛志强在新氧平台上的医生主页可以发现,其定位为擅长眼部及鼻部综合项目,新氧平台全类目综合咨询排名19位,预约量近20000例。

  同样在最新发布的《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中我们看到,鼻部是诞生新氧百万医生最多的地方,其次是眼部,眼鼻两个领域诞生了42%的新氧百万医生。在专业细分化的大背景和市场需求下,更多的机构和医生意识到根据自身专长领域和特色,不断提升达成技术上的精进,打造自身的辨识度,他们将会获得更大的成功。

  “个人IP精细化建设是趋势,每个环节都需用心雕琢。泛推广的时代已不复存在,每个细分环节都存在竞争,细节出色才能脱颖而出。”朱晓波说。

  医美行业瞬息万变,朱晓波发现原有推广方式迭代极快。2014年便入驻新氧平台的他与行业双双赶上快速发展阶段,新氧为朱晓波带来了更多的同行关注,使其在业内快速成长,紧接着普通用户大量从新氧上认识他,迅速搭建起个人IP。“如果没有新氧,坦白说我的成长和积累要比现在慢3年。”

  与青年医生朱晓波不同,薛志强早在12年前的贴吧就有了很高的知名度,但仅限于比较小众的兴趣交流。“今天的新氧使医美行业基数得以放大,促使行业从小众走向大众,带来爆发式的增长,且理性、有审美、高美商的群体还在不断扩大。”

  如今,新氧吸引了越来越多整形医生入驻,得益于良好、专业的医美社区交流氛围,整形医生不单在新氧收获财富、个人口碑和IP,作为经验科学的医美行业,来自新氧的反馈可以帮助医生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参考更多的案例。

  “对医生来讲,如果你真有本事,你就不怕去新氧上展示。消费者术后同样会不断地更新撰写体验,会告诉你哪里好,哪里不好,他们愿意把术后最真实的反馈呈现给医生,这将有助于医生的自身成长。”薛志强补充道。

  医美医生创业潮 新氧平台现创富效应

  这一新职业领域具有一定的专业技术壁垒,收入也随着行业门槛的上升而水涨船高。据招聘网站数据显示,整形医生人均月收入超过35000元,60% 以上的从业人员需具备三年以上从业经验,近50%的整形医生需要具备本科及以上学历。

  整形医生IP逐渐被消费者认可,越来越多的优秀医生进入消费医疗领域,民营机构的专业技术水平不断被认同,加之民营机构医生营销能力强,医疗服务制度完善,促使民营医美医生对消费者的竞争力大大增强。

  2009年,原卫生部在部分地区先行试点医师多点执业。2019年6月,卫健委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其中有一条是:“允许符合条件的在职、停薪留职医务人员申请设置医疗机构。”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分会前任主任委员郭树忠表示:“很少有医疗行业被这样重视。要看到政府工作的力度和成绩,也要意识到医美是社会办医的一块试验田。”2019年6月10日,卫健委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指出“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

  这些都是留给年轻医生发展的机会。

  同样《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数据给予了清晰的判断, 2019年新氧平台GMV过百万的医生数量为423人,较2018年增长70%。过去一年,他们的平均客单价增长了31.53%,平均每人在新氧创富203万元,其中创富500万以上“大咖”有16人。他们的平均年龄是40.24岁,硕士以上占比达80%以上,平均入驻新氧平台763天。

  “整形医生高薪是必然的,充分的市场化让整形医生回归其应有的价值,也能够吸引一些高级医学人才涌入行业,使行业得到良性健康的发展。”薛志强说。

  欧美及日韩整形行业以医生主导的中小机构为主,朱晓波认为国内趋势或将类似,而身边同样不乏公立医院高职称医生人才转向民营医美领域。

  针对优质人才紧缺的问题,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分会会长江华表示,人才资源是医美行业的核心资源,医美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需尽快建立人才培养机制,做好优质人才的培养和储备工作。

  江华同时建议医美行业从业者需静下心来、避免浮躁,“从事医美行业不能只对金钱名利追逐,更应当有一颗医者仁心和对消费者的责任心。”

  行业专家认为,医生创业潮一定会发生,不仅是整形外科领域。非基础医疗部分比如口腔科的美容、耳鼻喉科的耳蜗,也很适合推行社会办医。扶植民营资本办医,消费医疗市场化将会迎来彻底大爆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